化州话_百度百科

时间:2020-04-01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化州话是全国七大方言区中粤语的其中一种口音,是与广式粤语最为接近的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化州话是全国七大方言区中粤语的其中一种口音,是与广式粤语最为接近的方言之一。当地和广东省内称其为化州话,俗称化州白话。“化州话”不同于“化州方言”,化州方言还包含涯话(和客家话接近),涯线多万)。化州话,也是现今全国最古远、最特殊的方言之一,使用人口约140万。

  化州话主要分布在化州的各镇街,以及周边城市的一些乡镇。而在海外,由于移民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化州,所以在海外部分华人社区也有化州话的分布。

  其实,化州话学起来真的不难,大家可以看下上面的两篇人文,你们会从中学到不少化州话的。

  下面,我将上传几篇化州网友写的《化州话讲堂》给大家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看完后记得去测试一下自己的化州话水平喔!不过,要说明一点,就是《化州话讲堂》的内容仅供参考,因为作者所写的内容,有部分是广州话,不是化州话。可能作者外出多年了,已被广州话同化!

  今天,我来教大家学讲化州话。至于化州话那些绵延五千多年的深厚内蕴以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威力,我就不赘述了。我是老师,不是历史学家,也不是卖广告的,谢谢!

  请大家先齐声跟我读一次:当丢嗲。注意发音时“当”读去声,“丢”读上平,“嗲”读上声。

  在这个短语里面,“当”字是“相当于、等于、等同”的意思。当然,在更深更隐晦的语境里面,也可解释为“不如、倒不如”等,基础较好的同学可以课后跟我讨论这个问题。“丢”字,在短语里作动词中心语,表动作的发生或表明受事主体(常隐含在语意中)的状态,可释为“抛弃、不要、扔掉”,在另外的语境里可与“忽”字组成“丢忽”,成为一个复合结构的词语,“丢忽”了就意味着不再拥有。“嗲”只是一个语气助词,但在这个短语里,它的地位不可或缺,少了它,短语的意思即不完整。

  下面让我来解释一下整个短语的意思。“当丢嗲”的意思就是说某人或某物没有丝毫价值,存在等于不存在,拥有相当于没有,或者是有还不如没有,存在还不如不存在。一言以概之,就是说人时人就是废人,说物时物就是废物。杀伤力由此可见一斑。

  1 某甲邀请某乙出去玩,但某乙说他要在家做饭或者看小孩等,这时,邀请受拒的某甲就可以说某乙“当丢嗲”。具体的情景可以用化州话这样表达:

  2 某男喜欢某女,向她表白,但女的因为男的不帅,家里又没钱等,拒绝了某男的爱。这时,求爱不成的某男被人问起为何失败,就可以说这个女人“当丢嗲”。具体情景可以用化州话这样表达:

  授课完毕,下面是自由提问时间,有没有谁不明白的?没有吗?那好,布置课后作业:留意你身边的人和事,根据合适情景,讲出五句(或以上)的“当丢嗲”。

  上一节课我跟大家讲解了化州话短语“当丢嗲”的意思和用法,并举了两个例子,从作业的完成情况看来,大家掌握得都不错,个别同学还达到了举一反三的境界,这是一个可喜可贺的现象,有个别同学不太理解的也及时提了出来并通过讨论得到解答。很好。下面来继续我们的新课程。

  化州话中有很多字发音时要翘舌,这点在此要提醒大家注意一下。例如我们刚学过的“当丢嗲”中的“丢”字,虽和广州话一样发“diu”音,但上平音中要略微翘舌;又如即将讲到的短语“杀货”,“货”要发“fo音,与普通话中“佛”差不多,读去声时又要略带翘舌,给人一种有点类似轻声的感觉。好,大家齐声跟我读一次:杀货……噢,不是这样,是杀……货。恩,再来一次:杀……货。对,好,好极了。大家掌握得挺快。

  “杀货”并非成语杀人越货的缩写,请大家不要望文生义。杀货是一个动宾结构的词语,杀是动词中心语,货表对象。但整个词语不是杀掉货物的意思,这样理解的话那叫肤浅。那么它究竟该怎样理解呢?好……我先喝口水。

  “杀货”语出街头流氓,本来是一个黑道暗语,专指淫女人。在最早的意思中,“货”就是代词,代指靠出卖身体维持生计的女人,而“杀”,就是召唤享用的意思,说白了,就是去召妓的代名词。当然,那是早期的意思,自从我们国家踏进社会主义后,大力清除黄赌毒,打击歪风邪气,社会经济蒸蒸日上,人民面貌焕然一新,召妓已经成为一个历史范畴的名词了。而杀货一词,随着社会的发展,词义不断抗充提升,也已经超越了原来的意义。

  “杀货”的意思主要可以理解为物色对象、挑选配偶等,最常用于形容年轻的男生追求异性的过程,也就是说,将追求异性的行为隐含在一个捕捉猎物个过程中。例如,你可以说去泡吧是为了杀货,去参加元宵花灯游园会是为了杀货,也可以说昨天杀的货不多。等等。

  本节我们将要讲的内容比较简单,是另一个在化州话里经常要用到的词语:屈腻。

  上一节课后,有同学向我提出疑问,说我讲了几节课都只是讲授一些短语和常用语的意思和用法,这样对系统地学习化州话究竟有没有用?在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其实对于熟悉粤语的同学来说,只要你掌握了足够多的词汇和单词量,就基本上等于掌握了化州话。你可以细心留意一下化州话的语言结构,你会发觉化州话也好,广州话也好,都是一个语言系统里的分支,有着相当多的共同特点,例如倒装句式很多,和古汉语的发音相近等等。所以,大家在学习化州话的时候可以最大限度地借助广州话来熟悉和掌握它。当然,这其中的语言悟性很重要。

  “屈腻”,是一个合成词,双义复指。“屈”可单独使用,前加程度副词可以组成“好屈,最屈”等。需要强调的是“屈”字单独使用时与“屈、腻”合用时意思是一样的,而“腻”一般不单独使用。或者这样表达:“屈”字单独使用时意义和“屈腻”相当,而“腻”字单独使用时语义就会发生了变化,成了“油腻、饱胀”的简称。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可以推想出,在“屈腻”一词中,“屈”的意思并不是委屈的简称和代指什么的,而完全是另外一种意思。“屈腻”,主要用来描述人在面对某情某景时的一种心态,指“郁闷、无奈,或者无发忍受却又不便表露的一种心情。”例如你被老师或家长训骂时,被朋友冤枉后,或者被人误解时,都可以用到“屈腻”一词。其使用之广泛和作用之巨大,甚至超越“郁闷”在普通话里的地位。

  在读音方面,“屈腻”和广州话的发音并无不同,即“屈”字与它在“委屈”里的发音一样,而“腻”字和它在“油腻”里的也一样。

  屈腻,在化州话的发展历史中,最先是指一种生理反应。人在多吃了甜食或者油腻食品后引起消化不良以致肚子胀气难消,食欲不振并口吐胀气,令人恶心难耐,这就是“屈腻”的最初用法。后来人们往往将自己心情郁闷无奈时的情形比喻成这种胀气难消的生理现象。

  这节课为大家准备的内容是化州话中两个同样比较常见的短语:车大炮 放飞机

  开始之前,我们还是先巩固一下上一堂课所学的内容,可能上节的内容比较生涩难懂,有不少同学课后反映作业比较难完成。这首先是我的失职,对大家的语言基础作了过高估计,备课的时候过于匆忙,在授课过程中又忽略了循序渐进教学手段的运用。但是,在这里我也要对某些同学的表现提出批评,他们的心态不够正确,低估了学化州话的难度,对化州话在未来世界中的主导作用有所怀疑。这些都是很不好的,在这里我给大家提个醒。好了,下面继续我们的课程。

  “车大炮”、“放飞机”这两个短语在读音方面和广州话的发音没有大的区别,或者可以直接借用广州话的读音。即“车大炮”的音是“ce daai paau ”,其中“车”字读去声,后面两字皆是读上声,且读起来时要一声比一声高,要能给人一种冲上云霄的气势;而“放飞机”的音是“fong fei gei”,其中“放”字要读轻声,“飞机”皆读去声,读起来短促而略带凌厉,暗含一种轻蔑的语气。好,让我们一起来朗读三次这两个短语:“车——大——炮”, “放——飞——机”。

  接着我来解释一下两个短语的结构和意思。首先,“车大炮”和“放飞机”都是偏正式的状中短语,注意,是偏正,不是动宾,同学们要留意了。就是说,在“车大炮”里面,“车”是状语,“大炮”是状语中心语,如果将这个短语理解成了动宾结构的话,那么“车”成了动语,“大炮”就成了宾语,表示“车”的对象了,这是非常错误的理解。同理,“放飞机”这个短语,放并不是作动语的,它只表状态。强调一次,“车大炮”和“放飞机”都是偏正式的状中短语,不是动宾。

  搞清楚了它们的结构后,相信大家对它们的意思也可以掌握一二了。不错,在化州话里,“车大炮”的意思是用来说明某人(不能是某物)对正在与他(她)进行交谈或交流的对象采取的一种态度,或者是某一场合内的所有人在交谈或交流时的共同态度和状态。为流于抽象,大家可以借助普通话或者广州话里的具有相同或相似意义的词语来理解,简言之,“车大炮”可以用普通话里的“吹牛”代替,当然,它有时还有“调侃”的意思在里面,这就看你在实际中怎么运用了。而在广州话里,当然也有“车大炮”一说,但一般来说,广州话里,已很少再听人说起这个短语了,而基本用“吹水”来代替了它的地位。

  相对而言,“放飞机”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一句话,就是“放鸽子”的意思。但是,“放飞机”与“放鸽子”又是有所不同的,具体点就是程度上有差别,你可以这样想象:放一只鸽子还不容易吗?有人甚至可以一天之中放你几只鸽子,但是,放飞机就比较严重了,你见过有人可以一天放你几架飞机的吗?(喝水,等待掌声……)

  好了。这节课讲述的内容比较多比较抽象,时间也比较紧促,希望大家课后要好好理解消化一下,暂时就不布置作业了。希望大家继续拿出热情拿出精力来好好学习我们的化州话。多谢大家,下课!

  “放飞机”是“车大炮”的另一种说法,“飞机”自然对“大炮”,他们都很大。而“放”对“车”也算是合适。

  很多听过化州话的人都说化州话难读难懂,读时舌头似乎在打卷,语速又快,让人听来如坠云里雾间。我说话时没有留意自己的舌头是否在打卷,但是语速快倒是真的,像在倒豆子。其实化州话和其他粤语有很多相通之处,像“饭”,我们也是说“饭”,不像潮汕那边说BEN的,化州话和其他粤语最大的不同,应该是S读音,像我们说“三、四、信息、死”等,舌头真的是卷起来的([ɬ]),我的同学,学了N次,硬是说不准!

  化州话说起来很“硬”,说好听点,是很“铿锵”,就算是闲聊,听起来也像在吵架,不像成都上海那些软语,吵架听起来也像在说情话。说话和人的性格是有很大关系的,化州的人,倒是很豪爽的,女子极其干烈暴躁,当然也有像水那样温柔的。

  作为土生土长的化州人,我自然是爱自己的语言的,在广州街头,听到一句化州话,忙上去搭讪,原本素昧平生的人,因为有相同的语言,在异乡的街头,一下亲近起来。在学校里,开同乡会是必到的,只为了可以随心说随意听化州话。最鄙视那些还没离开化州就已经忘记(其实是装作忘记)化州话的化州人,同乡会里有个女孩,丑得不可方物,说话却嗲得入骨,她在同乡会中不是说普通话就是说广州话,仿佛她压根就不是化州的,她一开口,我们全不做声,只用眼色表示厌恶,男生则在旁起哄让她住口。会毕,我们全恨恨的说:“现在化州话很失礼她吗?!”在路上见到她,我就装作不认识她,后来。渐渐的不见她来同乡会了。

  玩——荡或者聊或者LAN(读第一声),荡最形象了,听起来就想到晃着膀子四处游荡,聊也是有道理的,吃完饭,去寻大树下,小溪边多人的地方,说说张三,道道李四,惬意得很。LAN就不知道应该怎么解析了。

  上学——去书房,这个听起来就有点文雅了,书房,多美好的地方啊,去上学仿佛也因此而变得美好,有时候,去上学,直接就说“书房”,名词作动词用了。

  生病或者很难受——抵力,生病原本就是很耗力气的事情,故说“抵力”。而有时候想表达很难受的感觉或者很看不惯(广州人说“难顶”)也可以说抵力,比如:我见到巨就抵力(我见到他就难受)。

  粪箕(秧)——咒骂小孩的话,相传以前小孩夭折就用粪箕装好拿去埋,所以骂人“粪箕”是很狠毒的,是咒人死。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粪箕”的起源,骂“粪箕”其实不是真的恨到入骨非要咒人死,“粪箕”只是纯粹一句骂人的话。

  看——瞄/mju;/,这个瞄不读第二声,读第四声,很尖锐,而意思上似乎也比“看”要专注很多,其实化州人可不管专注不专注,看就是瞄。

  早饭,午饭,晚饭——朝,晏,晚,煮饭是“煲朝,煲晏,煲晚”,吃饭就是“吃朝,吃晏,吃晚”。印象最深就是小时候傍晚夕阳光照在村头的池塘上,妈妈的声音传来“快回来,吃晚嗲。”温情得很。

  亲,疼爱——嗲[dɛ](第二声),嗲在别的地方看来是对女子撒娇的形容,而在化州人口中的“嗲”则是亲的意思,还有就是很疼爱,小时候最喜欢就是听到父母说“最嗲你”,就喜欢听男/女朋友说“嗲死你”。另外“嗲”还有助词的作用,读第四声了,这个等一下会说到。

  另外,还有很多,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叫的,像:累——[hen](第一声);讨厌——[wɛ];哪里——声处(一试);找——跟;说大话——车大炮,吹水……

  化州人表示否定说的是“矛”,和粤语的“唔”很不同,有人觉得“矛”是化州语言的特色,故将化州人称为“化州猫”(他们将“矛”作“猫”了),其实,一些客家话中也是说“矛”来表示否定的。

  “嗲”是化州词语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助词,读[dɛ]第三声,有“了”表示完成的意思,在化州街头,常常会听到“嗲、嗲、嗲”的,但是又并不娇嗲。

  化州话越来越受关注了,前段时间有首化州歌叫《矛DAY道(不知道)》的,将一些化州的特色:如牛腩粉等都唱了出来,但是我觉得歌手有很多词眼都咬得不像化州音了,除了“矛DAY道”就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化州话在里面了。

  其实有很多的化州话都已经被其他粤语同化了,我们这一辈和上一辈人说的很多话都已经有了出入。无论怎样,我都希望每一个化州人不要觉得自己的语言难听而对着自己的同乡也说另外的没有感情的语言,更不要因此而否认自己的家乡,想一下,多少年以后,如果我们的后代根本就不知道化州话怎么说,是多么悲哀的事情啊!而不了解化州的人,也请不要因为仅仅看了一部电视就说我们的话难听,事实上世界上没有哪一种语言是难听的,语言这种最能够表达感情的工具,你怎么可以说它难听呢?

  有关于上面的说法我觉得是一个化州语言的写照吧,但对于一个化州.那么大的市,特别是在北边,北近高州,西边近广西,地方语言也不大相同,但化州口音始终没变,但北边多数讲着一种丫话与客家话有点相似,东边近茂名和高州,有点茂名化语言出现.却以化州音为主,西边就是以中垌.官桥为主,言语也多数为丫话与客家话有点相似,南边就是我们笪桥、杨梅,近吴川、廉江、南边离化州市区最近,语言相似,但笪桥人有自己独特的语言,与化州话根本差异极大,有点化吴口音了,其中笪桥的柑村话最为代表。

  总的来说,化州,象一条丝带,但市中心太南边了,造成许多管理不周,所以化州总的来说经济及发展来说有点富死流油的,饿晕穷汉.化州交通还行,国道207从南盛镇横穿市区到笪桥镇,通住湛江.茂湛高速公路也经过化州,并属于粤西沿海高速公路。除了各镇修建了水泥道外,村的公路也已经普及.村村通了,路通了,所以说,财也通了.希望化州这个新生的婴儿能快速成长,并不是传说中的中国百强市,愿经济能快速发展...